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工作 > 三大建设 > 队伍建设
学习前辈精神 做新时代的追梦人
发布时间: 2019-05-06 字号:【】 【】 【】 文章来源:厦门日报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近日,市公安局团委与离退休干部工作处、宣传处联合策划“青年民警代表探访历经战争的离休公安老同志”活动——由青年民警代表带队,走近刘瑛、鲍奎星、曹忠志三位前辈,用影像的方式记录下他们为党和国家奋斗的青春。

  这是一段烽火中的青春岁月。三位前辈亲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烽火年代的艰辛与不易,没有打散他们对党的热爱和忠诚,铸就了他们钢铁一般的意志。新中国成立后,他们迅速投入到百废待兴的公安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们将最好的青春献给党和人民,献给了厦门的公安事业。这样的英雄人物不应该被遗忘。“作为青年民警,我们应该了解历史、铭记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守护和捍卫革命前辈们用血汗牺牲换来的和平。”正如青年民警代表、巡特警支队民警陈舒磊所感。

  青年民警是公安事业的接班人,也是新时代警察梦的追梦人。主办方希望,通过青年民警亲历的方式,走近革命老同志,铭记为党和人民奋斗牺牲的同志,更好地传承好老一辈的忠诚、拼搏、担当、奉献的精神。

  而这正是公安系统青年团员对五四运动最好的纪念——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以执着的信念、优良的品德、丰富的知识、过硬的本领,同人民一道,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刘瑛

  在麻袋中找到瞿秋白档案

  筹建厦门公安科通系统

  青年民警代表访问刘瑛(左二)。

  1945年6月,15岁的刘瑛就随渤海支队游击队在寿光市(县级市)周边“打鬼子”。日本投降后,他就随三野十纵队的大部队来到济南,参与济南战役。随后,他又一路打到河南、江苏、上海、浙江、江西等,最后来到福建,参与了开封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福州、解放厦门等大大小小20多个战役。从1945年到1950年,“平均每天走50公里路”,刘瑛数着,自己一共走了11个省、400多个县。

  1953年,他随部队转业到厦门市公安局工作。当时百废待兴,国民党留下很多档案和资料都无人处理。1955年,几个工作人员在市公安局一楼办公室,整理出十几麻袋的资料。见资料发霉,又破又烂,他们就用火烧了。这事惊动了上级机关。刘瑛临危受命,负责补救整理这些资料。

  “我在遗留的档案资料里找到瞿秋白的档案,里头还有两个弹壳。”刘瑛说起当时的发现还记忆深刻。很快,这个发现得到上级的高度重视。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刘瑛很快调任为七科、四科副科长,负责刑侦、技侦和科通(科技通信)工作,而且表现出色。其中,市公安局的科通工作更是他一手筹建起来的。“当时,每个大院只有一部自动拨叫电话机和一部手动拨叫电话机,联络非常不方便。”他被要求尽快建立起公安的科通系统。马上要过年了,刘瑛带着一名侦查员和一名邮电局工作人员飞奔到上海买设备。可是,上海厂家以没货为由,让他们年后再来。刘瑛不甘心,寻求部队、邮电局、公安部的支持,一晚上给厂里负责人打了三通电话。“老刘不简单哦。”第二天,该负责人就给刘瑛配齐了设备。

  “我来之前就做好了工作,必须拿下。”刘瑛凭借自己的努力,愣是从一个科通的门外汉,在两个月内完成了科通的建设。“十几个女孩子走进办公室,成了公安局的接线员。”厦门的科通系统从无到有。而这也就是如今厦门市公安交通指挥中心的前身。

  人物名片

  刘瑛,祖籍山东寿光,1930年10月出生,1945年6月入伍,194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28军通信员、炮兵团干部处书记,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重要战役;1953年11月转业到厦门市公安局工作,历任七科、四科副科长、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7月被授予公安部人民警察“一级金盾”荣誉章。

  鲍奎星

  为鹰厦铁路建设提供医疗支持

  筹建福建监狱医院

  青年民警代表访问鲍奎星(左三)。

  1946年,16岁的鲍奎星从军区卫生队毕业后,加入山东渤海四军分区医院的卫生队。随后,他作为解放军第28军卫生员,从山东往南,经历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

  “打仗都在夜间,黑灯瞎火,唯有炮火可见。”鲍奎星记得,1948年,淮海战役时,徐州零下二十多摄氏度,大家都睡在战壕里。“打完一场战役,没有休息,立马转到下一场战役中。”很多战士在战斗中牺牲了,鲍奎星也与死神四次擦肩而过。最惊险的一次发生在1949年元月,一觉醒来,鲍奎星发现有颗炮弹就落在战壕外。“好在没有爆炸。”

  而令鲍奎星印象最深的则是解放福建的战斗。当时,许多战友都适应不了福建湿热的气候。“很多人水土不服,得了疟疾,发高烧。但没有一人掉队。死也要死在前进的路上,共产党的兵就是特别能吃苦。”

  1953年,鲍奎星转业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参与鹰厦铁路的建设。刚开始,很多外地来的工人因水土不服出现不适,两个医疗大队先后前来救援。鲍奎星就是救援的医疗队员之一。“小雨大干,大雨小干,不下雨拼命干。”艰苦的条件下,鲍奎星守着工人们呆了3年。1956年,鹰厦铁路修通后,鲍奎星才回到福州。

  没多久,鲍奎星就接到任务,要筹建一家医院,专门负责全省劳改犯的就医问题。他迅速动身,在全省寻觅最佳地址,最后,他将选址定在了尤溪西洋(现西滨镇)。“靠近闽江,离福州不远,有大片的劳改农场”。而这就是如今全省政法系统唯一一家担负监管和医疗双重任务的非营利性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福建省建新医院(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的前身。

  鲍奎星记得,当时恰逢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医院的建设基本靠自给自足。当地没有电,他们就自己找来发电机,用于手术等急用。干部选择自己住草房,也要先把劳改犯住的楼房建好。“天天都只有包菜吃。”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1962年,医院终于建好。随后,鲍奎星就留在了当地,子女也留在当地。

  直到1978年,鲍奎星才和家人一起到了厦门,历任科长、政治处副主任。“1978年到1983年,这五年正是厦门公安大发展的时期。”鲍奎星参与招聘了一大批民警,为厦门公安人才队伍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人物名片

  鲍奎星,祖籍山东沾化,1930年6月出生,1946年参军,1949年入党,历任山东渤海四军分区医院看护班长、28军83师249团卫生员、医助;1952年转业到地方,参与鹰厦铁路建设,历任铁道兵独立总队医疗大队军医、福建省建新医院院长;1978年来到厦门市公安局,历任科长、政治处副主任,1990年返聘厦门市公安局特邀监督员,1991年被授予公安部人民警察“二级金盾”荣誉章。

  曹忠志

  参加反击英舰紫石英号战斗

  一辈子和车打交道

  青年民警代表访问曹忠志(左三)。

  “刚去朝鲜第一天,敌人一排炮弹打过来,我们一个班的人就没了。”91岁的曹忠志对战争的残酷记忆犹新。他参与了渡江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炮击金门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等多次重大战役——当之无愧的“最可爱的人”。

  在曹忠志的家里还能见到两个口杯,上面分别写着:“赠给最可爱的人 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自卫反击 保卫边疆 胜利纪念 五三八三三部队1979年2月17日所赠”。两个口杯正是曹忠志烽火青春岁月的见证。“去了部队,我就一心一意,只想把仗打好。”

  “相比美国的大炮,我们拿的是步枪,唯凭借信念,打下了一场场战役。”零下三四十摄氏度,曹忠志他们睡在室外,冷得睡不着觉。所有的弹药和物资全靠人工背运。“重压之下留下了腰伤。”曹忠志在车管科,相比战友们单薄的肉体,他有车的庇护,一路得幸生还。

  不过,了解曹忠志的人都知道,这离不开他的勇敢、执着和机灵。1949年4月,渡江战役期间,英国军舰紫石英号无视警告,擅自闯入长江下游水域前线地区。曹忠志所在部队奉命开炮反击。“我负责打探照灯,瞄准目标后,炮弹便发出。”众所周知,瞄准敌人的同时,探照灯的位置最易遭敌人反击。曹忠志很机敏,打完探照灯后,立马带上装备转移。从被炮火击中到陷于瘫痪状态,前后只用了五分钟时间——紫石英号很快升起白旗,停止了射击。

  “八二三炮战”时,曹忠志表现依旧神勇。1968年,由于比武练兵成绩突出,曹忠志被评为炮兵积极分子,由此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不过,相比荣誉,曹忠志更挂念那些牺牲的战友。“现在的年轻一代比我们幸福一万倍。”

  “坐老曹的车最安全!”一辈子和车打交道的曹忠志,练就一个本领——只要踩一脚油门,就可听出车况。曹忠志读的书不多,但他特别肯钻研,不仅业务出色,他还作为教员,教人开车检查车况。1982年,曹忠志转业到厦门市交通局车辆监理所。只要他经手的车辆,大家都很放心。

  人物名片

  曹忠志,祖籍湖南,1928年2月出生,1948年12月入伍,1950年入党,历任战士、炮三师车管科科长,参加过渡江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炮击金门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等多次重大战役,曾多次荣立个人二等功、三等功;1982年转业到厦门市交通局车辆监理所,历任主任等职务,后到交警支队。

  • [责任编辑:兰京]